坦白說

吃完午餐,孝之打算跟和也進房間玩電動,卻先被父母叫住了:「孝之,記得不要提起比賽喔。」雖然孝之隨意地「喔」了一聲,但心中也惦記著和也輸掉的事。


和也是備受矚目的將棋新星,也被預期會成為史上最年輕的棋王,可還沒到決賽,和也便意外落敗。這陣子在學校,和也總是悶悶不樂,師長同學們也都避開這個話題。孝之當然在乎和也的感受,卻覺得哪裡怪怪的。


即使是玩兩人最喜歡的賽車遊戲,和也依然心不在焉,局局都輸給孝之。孝之終於受不了,放下遙控器:「不想玩就不要玩了,難不成還要別人讓你嗎?」和也嚇了一跳,但孝之心裡的話悶了許久,一開口便停不下來:「將棋也是啊!你不是因為喜歡才開始下棋嗎?沒當上棋王又怎樣?」


和也這才吞吞吐吐地回答:「不是棋王……不會很丟臉嗎?所以大家都刻意不說我輸掉的事……」原來對和也來說,失敗固然難受,但他更在意的,是「大家怎麼看待失敗後的自己」。


「棋王每年都會變,但和也只有一個,大家都是這樣想的。」孝之重新拿起遙控器,看向和也:「現在可以好好比一局了嗎?」


兩人歡騰的聲音傳出房外,夾雜著孩子間直率的話語:「你就是那麼天真,將棋的路數才被看破啦!」「誰剛剛被我包抄啊!輸一次又不算什麼!」孝之的父母先是驚訝地彼此對望,然後笑了出來:「打開心門的關鍵,有時候僅僅如此簡單呢。」


有一種溫柔,是願意與你坦然面對挫敗與傷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