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

「叮咚——」宗翰按下門鈴,裡頭傳來母親「來了來了」的應聲,他愈加忐忑,不知等等怎麼跟母親解釋,為何沒說一聲,突然在除夕夜回到家。但當母親打開家門,看見來者是宗翰時,只有閃過一瞬的驚訝,沒提出任何疑問,反倒和藹地說:「趕快進來,我先熱碗湯,你等我準備些菜……」宗翰鬆口氣進到家中,一直隱藏的實情,也逐漸湧上心頭……


不願圍爐的那些年
在大型科技廠擔任工程師的宗翰,早早就買車買房,旁人都羨慕他的高薪,卻沒人知道他看著帳戶裡匯進的數字,只剩下空虛。工作前幾年,他當然覺得驕傲,吃得起米其林星級餐廳、買得起名牌,代步都是跑車,還住在精華地段的社區。可凌晨下班成了常態,沒有假日,甚至睡在公司都愈來愈頻繁時,他驚覺自己已沒有能談心的朋友,連去相親時,都只說得出頭銜與薪資,不曉得如何延續話題。


近幾年的春節,宗翰都拿工作當藉口,刻意不回家。他厭煩親戚鄰里無心的追問,但他更擔憂的是無法維持成功的形象,害怕連母親也會對他失望。然而,他身心已瀕臨極限,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母親的臉,他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急匆匆地趕回家,回過神來已站在老家門口,太多心聲哽在喉頭。


年夜飯的滋味
「冰箱沒幾樣菜,還好前幾天有滷豬腳,剛好是你愛吃的。」母親說是這樣說,桌上依舊擺滿了整桌菜,宗翰聞著懷念的香味,如同回到兒時般恍然。母親繼續閒話家常,邊催促他動筷,但他的筷子在盤子間游移,最後還是停在自己的飯碗上。


「媽,不好意思,突然跑回來。」
「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過年一起吃個飯多好,你自己一定都隨便吃,看你都瘦了。」
「但我什麼也沒帶。」
「平常你都有寄人參雞精來,我已經很補了。」
「可是我……我……」


「人回來就好。」母親夾了塊豬腳放進宗翰碗裡時,他終於按耐不住心情,說出數年來的寂寞與挫折,母親起身輕拍他的背、摸著他的頭,慈祥又心疼地不斷說著:「傻孩子。」


爆竹聲中一歲除
宗翰久違地睡了一場好覺,直到大年初一早上,巷口的鞭炮聲響起。他已決定離職,休息一陣子,重新思考生涯走向。雖要面對未知的將來,但他聞著母親烹煮的八寶粥香氣,心中全是溫暖而甜蜜的滋味,腦海裡迴盪著母親昨晚的話語:


「在媽媽眼裡,你不是因為有房有車、千萬年薪而寶貴。你就是你,我獨一無二的孩子。」

 

在愛中,我們衡量的不是外表,而是看見彼此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