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說我堅強

📻 讓愛聲聲不息-有聲故事撥放

 

女兒加加說過,她最欣賞爸爸的行動力,即使已屆耳順之年,仍然跑在時代前端。如今,我看著她背著一台相機,便展開一個人的旅行,知道她也學到了爸爸的精神,同樣勇敢,不懼怕挑戰。也讓我聯想到,堅強不只是傳統認為的「有擔當」,其實還有好多種樣貌。


痛也繼續往前走
柯菲比十三歲發現骨癌,十四歲截肢,二十一歲便逝世。若單看這些事件,我們大概會想像她是個被疾病折磨,因而面色憔悴、內心孤單,生命留有很多遺憾的少女。她卻說:「如果不能活得長命百歲,我就當自己是一首比較短的歌,要活出獨一無二的人生。」她沒有放棄學業,大學雙主修,用剩下的一隻手寫文章、譜歌曲,還在離世前與希臘男孩共訂終生。

 

我們這時應該又會想:她真是個堅強的人。然而,她創作的歌曲卻叫〈不要說我堅強〉,就像歌詞裡寫的:「不要說我堅強,讓我哭得釋放,不要說我堅強,你們的擁抱讓我不再受傷。」原來堅強並非不會軟弱,而是因為家人與戀人的愛,讓她多痛也要繼續往前走。

 

缺憾化作引路的光芒
面對生活的高山低谷,在還沒跨出第一步前,或許會覺得道路險阻,根本無路可行。之前看了一位視障心理師的故事,更讓我深刻體悟:樂觀並非與生俱來,也非能人異事,其實都是一路摸索並堅持而來。

 

她原先是資優生,卻在十五歲時診斷出腦瘤,因而失去雙眼視力、一耳聽力,她曾埋怨世界,甚至是憎恨父母,無法接受雙親竟叫她獨自外出行動,明明跟在她身後,在她跌倒時卻不來攙扶。後來,她發現父母的用意:因為無法呵護她一生,必須讓她盡早自立。她才重新面對現實,願意拿起手杖,開口讓別人知道自己的障礙。而當她終於完全接納自我時,她體悟到:雖然無法選擇外在境遇,但她能讓內心充滿能量—她的缺憾,反而促使她成為一道光芒,在往後心理師的路上,讓個案也願意真心相待,每個幽暗的心境都有機會發現希望。


風雨中的盼望
前陣子去看一個畫展,看到一幅有趣的畫,畫名明明叫作《盼望》,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大片狂風暴雨的海洋,定睛一看,才發現畫的正中央,有一艘發出微光的船,努力航向遠方的港口,在那艘船後方,還有幾艘小船,彷彿跟著前頭船隻引導。

 

我不禁想像,若我們也身在畫中,面對眼尚未得見的港口,是否願意不放棄,突破那片驚濤駭浪?又是否願意繼續點著燈,讓跟我們相似的人,知道前途並非毫無指望?

 

我想,沒有人是無堅不摧的,我們都會陷入生命的低潮,然而浪潮再洶湧,終究會有平息的一天;多平靜的海面,不願意啟航,永遠都會滯留在原處。希望我們都不再害怕堅強,因為在患難中,哪怕再微小的盼望,我們都願意朝著它出發。

 


給陷入低潮的孩子
當我們在情緒低谷時,好像會感覺被周遭排斥、沒人理解自己的難處,真的很難受,也很辛苦。其實我們並不需要鞭策自己,要立刻振作起來,只要願意先跨出一步,跟人說說心事、嘗試做一點點不一樣的事—雖然路看似很長,但一天走一步,終有走出困境的一天!


這世上一定有苦難,可只有經歷過,才知曉真正的堅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