罪犯的女兒

我是殺人犯的女兒,你知道嗎?

方怡從小在保姆李阿姨家長大。祖父母一週會搭火車來看她一次,但從來不帶她回家。「為什麼我都不能回家?」小小的方怡每次詢問,都只得到一個答案:等妳長大了就會明白。


爸爸是殺人犯
上了國中的方怡成績優異,卻引來同學的忌妒,嘲笑方怡是殺人犯的女兒。方怡哭紅著眼去問李阿姨:「我爸爸真的是壞人嗎?」
 
阿姨只好一五一十交代方怡的身世:她的父親的確因殺人入獄,母親也遭受打擊,生下她後便不知去向。祖父母辛苦賣菜,無力照顧,又怕仇家追來,只好把她送到李阿姨家照顧。
 
聽完自己的身世,方怡感到憤怒且自卑,以往她總認為父母不在身旁一定有苦衷,沒料到真相如此不堪。大哭了幾天,方怡決定不向命運低頭:「我一定要爬得比別人高,讓大家知道我不一樣!」
 
好友的背叛
方怡發憤努力,名校畢業後,年紀輕輕便爬到銀行主管職位。除了事業得意,她也認識了一個穩定交往的對象建銘。走出自己一片天的方怡喜事不斷,和同仁嘉莉聚餐慶祝時,還約定有機會一定拉她一把。
 
一天早上,經理鐵青著臉叫方怡過去,告訴她總行收到黑函,說她和經理有染,整個分行也都耳語同樣的內容,甚至提及她入獄的父親。經過明查暗訪,方怡不敢相信,竟是好友嘉莉放出的消息!為了避免困擾,總行決定將她調職。但方怡不堪同事的異樣眼光,更無法釋懷好友的背叛,對未來感到前所未有的倦怠,決定請長假在家休養。
 
愛的有力支持
失去生活目標的方怡變得情緒陰晴不定,好在有建銘在一旁包容照顧。有次方怡大喊:「你走吧!你可以去找一個更好的女人。」但建銘告訴她不走。方怡嘶吼著:「我是殺人犯的女兒,你知道嗎?」
 
不料,建銘又堅定地告訴她:「我知道!」過去追求方怡時,他曾去找李阿姨幫忙。「當阿姨告訴我妳的身世時,我很訝異,卻更堅定我想要保護妳的決心。」他單膝跪地:「嫁給我吧!當全世界都離你而去,不要忘了還有我。」
 
「可是……你的父母知道嗎?」面對方怡的疑慮,建銘笑了起來:「知道的。他們說重要的不是過去怎麼樣,而是未來可以怎麼樣!」
 
聽完,方怡覺得心中的一團怒火被撲滅了。自己何其有幸,得到建銘和家人的全心包容,此時她內心感到無比溫暖。
 
和過去和解
走出低潮的方怡,緊鑼密鼓地準備婚事,在一切都上軌道後,建銘拉著她的手,「我想去妳老家,親自邀請祖父母來參加婚禮。」
 
幾年不見,祖父母腰更彎了,頭髮也更稀疏了。方怡正想問二老近況如何,祖母突然回到臥房裡半拉半拖,把一個男人領出來。「這個是妳爸爸,他前陣子假釋出獄了,在市場幫忙我賣菜。」
 
眼前頭髮斑白的陌生男子,低著頭半天說不出話來。建銘趕緊趨前問候,方怡也跟著走過去。她曾以為自己會很憤怒,但現在,她只有滿懷憐憫。「爸,這是我未婚夫建銘。」
 
久別的父親羞愧地低下頭,「對不起,沒辦法給你風光的嫁妝……。」在獄中這些年,他無比悔恨,懺悔著自己毀了別人的家,也毀了自己的家。
 
得到爸爸的道歉,方怡心中的結也解開了。她終於明白,自己一直等待的不是道歉,也不是功成名就,而是想表達一件事:環境再難也不能將她打倒。苦難,讓她學會堅強;而愛,讓她更完全,不僅能向過去感恩,也有力量修復傷痕,改寫傷心的劇本。.
 
「爸爸,最好的嫁妝您已經給我了。您要好好照顧爺爺奶奶,我會常回來看您們的。」道別家人,方怡挽著建銘的手,對未來有著信心,更充滿前所未有的期待。
 
 
愛裡沒有懼怕;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……。-《聖經》約翰一書4章18節

 


支持蒲公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