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靠岸

見克揚驚訝的模樣,對方也娓娓道來……


父親在克揚小學時離世,失去依靠的媽媽性情大變,縱情夜生活日日晚歸,在一個個男友間周旋。


風雨飄搖
這天,媽媽與男友起了激烈紛爭。隔天克揚去上學時,發現家門竟打不開!媽媽才說男友看不慣她跟其他異性說話,狠將母子倆軟禁。青春期的克揚一怒之下把門撬開,一見媽媽的男友便揮拳相向,不料媽媽還跳出來為男友求情。


克揚頓時心寒,原來在媽媽的心裡,自己還遠不及這些來來去去的男人?那天起,克揚對媽媽徹底失望,母子關係也降到冰點。


長大後,克揚透過寫作找到自己的天空,彷彿對現實生活的不滿足都藉由文字得著抒發。某天,克揚在網路上發表一篇以天災為背景的短篇小說,不久國家發生嚴重風災,人們順勢注意到克揚的作品。細膩的人物刻畫、豐富的情感交織,搭上時事的順風車,竟獲出版社青睞。


觸礁擱淺
擁有出書機會,求好心切的克揚為求真實性,開始收集許多受災戶的故事。然而,當嘔心瀝血之作終於付梓,克揚卻沒有一絲喜悅。原來長期沉浸在悲傷故事裡的他,已深陷其中不可自拔,而故事中的親情,更撕裂了他心中那塊缺乏家庭溫暖的傷疤,血流不止的克揚頓時失去了創作能力,生活如行屍走肉……。


「阿揚,過年要不要回來?」年關將近,克揚接到親戚的電話,正迷惘生命方向的他索性回老家一趟。


再次回到家鄉,媽媽早已不知去向。然而,因著親戚的關懷與照顧,克揚漸漸從傷痛中平復。未料,這天失聯已久的媽媽卻突然出現,克揚冷眼看著這遊戲人間的女人,厭惡感衝上腦門。


「克揚,媽媽看到你的書了,真了不起!寫了好多親情故事,看得我都掉淚了……。對不起,媽媽以前沒有時間多陪你……」「現在才來說這些?過去這些年妳在哪裡?要說,找妳那些男人說去!」見克揚冰冷的回應,媽媽悵然若失地轉身離去。


暗夜燈塔
幾年後,克揚無意間接到媽媽逝世的消息。被迫處理後事的他,發現一個帳單地址,直覺認定是媽媽生前男友的住處。既然對方跟媽媽生前如此親密,怎麼不來善後?依著地址前往,才發現這位神祕男子有別於媽媽那些三教九流的男友,而是一位和藹的村長。見克揚驚訝的模樣,對方也娓娓道來……


原來,克揚的書出版後,媽媽被他書裡所描繪的親情深深打動,也愧疚地泣不成聲。當她終於與兒子見上一面,卻換來兒子的冷漠。已被歲月洗淨鉛華的媽媽,想到此生苦尋愛情未果,賠上人生的一切,到頭來仍孤苦伶仃。萬念俱灰的她抑鬱成疾,消息傳到村長耳邊。


那天起,村長便偕同團隊不時來探望這孤單的老婦人,聽她說起自己的故事。晚年,媽媽身無分文又一身病痛,除了村長與社工外無人陪伴,最後抑鬱而終。


再次啟航
在處理媽媽後事的過程中,克揚從他人的眼裡,重新認識自己的媽媽:自十八歲嫁為人婦,從小缺乏關愛的她,在年邁的丈夫離去後,世界也跟著分崩離析。二十出頭的少婦走不出失婚之痛,沒有自立謀生的能力又眷戀紅塵,只得一站又一站找著能託情索愛的對象,以致忽略了孩子的需要。看似荒唐,卻有著自己的傷悲與無奈……


感嘆媽媽用錯方式尋愛的同時,克揚反觀自己也一樣,躲在網路創作中蒙蔽親情的缺口、逃避現實。說到底,兩人都是在寂寞人海中的浮木,等待將心靠岸。


終於釋懷的克揚,決定要將媽媽的故事寫下來,筆下不再是可歌可泣的模範媽媽,而是卑微卻讓人心生憐憫、有血有肉、與自己血脈相連的媽媽!這一刻,克揚決定停止埋怨媽媽的無情與無能,願用筆桿與鍵盤,敲出母子的全新篇章,編織屬於兩人的美麗時光。

 

 

我們在一切患難中,神都安慰我們,使我們能用祂所賜的安慰,去安慰那些在各樣患難中的人。─《聖經》哥林多後書1章4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