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心

上天怎麼這麼殘忍,給了我希望又隨即奪走,祢為何要讓我這個『錯誤』來到世上?


「我辛苦賺錢拉拔你們,妳竟跑去交男朋友!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!」明宜將女兒頭髮剪得亂七八糟,「這個樣子看妳還敢不敢出去!」「我恨妳!誰還想留在這個家!」女兒一陣怒吼衝出家門,讓明宜想起了心碎的過往……
 

血淚斑駁的成長之路
在明宜的記憶中,父親總是喝得爛醉,回家後就毆打母親,而母親日夜工作償還父債,還要照顧孩子,終日的勞苦迫使她常將滿腹怨氣往孩子身上出,長女明宜首當其衝。「真不該生下妳這個討債鬼!」明宜總怨恨母親為何要生下她?奇怪的是,孩子們明知父親不好,母親很辛苦,卻恨惡母親的歇斯底里,喜歡被父親疼愛的感覺。


中學畢業就被母親逼去當女工,明宜不解為何犧牲的總是自己?她憤恨的說:「總有一天,我一定要離開這個家!」做了兩年女工,便自學考上夜校,半工半讀地脫離這個不堪的「家」。


獨立、能幹的明宜,出社會後認識了風趣體貼的何謙,飄零的心終於找到了倚靠,兩人很快的步入禮堂共組家庭,共譜一段幸福時光。
 

幸福之路一夕變調
孩子陸續出生後,家庭開銷驟增,不料何謙卻投資失利,以債養債下滾出一連串債務,最後竟性情大變,耽溺於酗酒賭博,最後避債他鄉,生死未卜……


討債集團三不五時上門討債,明宜無語問蒼天,「上天怎麼這麼殘忍,給了我希望又隨即奪走,祢為何要讓我這個『錯誤』來到世上?」萬念俱灰的她想一死了之,卻不忍啞啞學語的一對兒女受苦,而決定咬牙撐起這個「家」。


為了孩子,她日夜兼差像個轉不停的陀螺。「女人就是要靠自己,絕不能靠男人!妳要好好唸書,才能養活自己!」悲慘的際遇,讓她深信唯有唸書才能改寫命運,她拼命賺錢讓孩子受完整的教育,不要步上自己的後塵。


然而,沉重的經濟壓力,加上自幼累積的苦毒怨恨,讓明宜情緒動輒失控……。「我看爸爸就是這樣被妳逼走的!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!」孩子的控訴,讓既愧疚又自責的明宜失聲痛哭,自己竟漸漸變成記憶中那個令自己恐懼、怨懟的母親……


陌生的母親
兒女相繼離家求學後,明宜頓失生活重心。過年時,明宜煮了桌年夜菜,孩子竟忙著賺錢不回家。「沒想到,我逃離了令人窒息的家,卻親手建造了另一個『牢籠』……」空蕩蕩的屋子,讓明宜思念起多年未見的母親。


「媽!」明宜回家探望久未見面的母親,見她白髮蒼蒼的模樣不禁紅了眼眶。


「妳找誰呀?」母親竟失憶不認得自己了!措手不及的她抱著母親痛哭。面對眼前「陌生」的母親,明宜沒料到自己竟坦然地把長年埋在心底的話一傾而出。「天下父母心,我女兒以前也埋怨我,但那時我又能怎麼辦呢?」母親說起當年戀情受長輩反對的往事,與父親私奔後始知生活艱難,卻因懷了明宜而退無後路。「走投無路時,懷中的女兒沖著我們笑,她爸爸說:『有了孩子就有希望!』我們才因此堅強起來,但那日子真是苦了我的女兒……」母親話鋒一轉,「我大女兒很爭氣,書讀得好,還嫁了個好人家到國外去了……也是!離開這個家,她才會有幸福……」明宜不敢相信母親臉上那難得的神氣模樣,竟是為了自己!


之後,明宜常去探望這個「陌生的」母親,倆人像朋友般的聊天,才漸漸從母親未提及的往事,重新認識了母親。


「我的命好苦!丈夫生死不明,孩子也不回家,這麼辛苦值得嗎?」一回,明宜說到傷心處再度嚎啕大哭。母親則溫柔的拍著她:「再難,牙一咬就過去了!為了兒女,再苦都值得!」


頓時,明宜在母親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,遙想母親當年隻身離家時的困頓,還得面對丈夫的凌虐、他人的眼光,而使母親能堅忍下去的,就是那份對兒女的愛!


翻開母親的過去,才明瞭當年她發在孩子身上的怨氣,是她唯一能宣洩、求救的管道!為了孩子,她不停的燃燒自己,才能繼續為愛存活!明宜感覺心中的糾結漸漸鬆開了……


讓心回家
她於是明白:孩子,是母親生存的唯一理由。如今,孩子已漸漸長大,自己再苦也沒幾年了。丈夫和孩子就是自己生命的支柱,就算用一生去付出和等待也無怨無悔。


「為了這個家,再苦都值得!」愛恨情仇在歲月中沉澱,而母愛卻在艱難的環境中用愛的潮水為兒女淘出幸福的金沙!明宜心中累積多年的怨恨與不解,就這麼被淚水給一一洗淨了。再次回過頭來,她要重新修補與兒女的關係,不再把破碎與苦毒複製到孩子身上,好為這個家盼來希望的曙光!


……愛能遮掩一切過錯。─《聖經》箴言10章1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