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娃娃

 

 

 

妻子總是把布娃娃放在桌上作為擺飾,搬了幾次家都沒有扔掉。


樣貌十分可愛,卻因年代久遠破爛不堪,手工也不算精緻,似乎沒有保留的價值。


「是重要的回憶嗎?」我問妻子。她點點頭,說起童年的往事:
承襲了外籍母親的特質,妻子從小膚色深黝,臉部輪廓深刻,以前老是被男同學嘲笑,屢屢想要轉學。幸好有一位女同學仗義執言:「別理他們!男生們明明覺得妳美麗,卻刻意說反話……」


她很感激這位女同學,便常和她分享母親做的點心。


後來她們感情越來越好,還一起學手工藝,給彼此做了一個布娃娃。 「後來呢?」我追問下去,妻子搖頭說:「我們到大學還有聯絡,後來她嫁了人,搬到國外去,就慢慢沒有消息了。」


當年孤立無援的她,曾經有一段珍貴的友情支撐她的心靈。我感謝那位好心的同學,替我照顧如此重要的人,讓她能平平安安來到我的人生中……。


於是我們把布娃娃放在最顯眼的位置,使家中的氣氛多了一份感恩與溫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