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數點的機會

以前,你做過許多大事。現在,你有沒有能力把「小數點」往後移?


從小父母離異的裕恩由姑姑代為照顧,五年級時,經商失敗的父親搬回家住,染上酒癮的他醉後常拿裕恩出氣,使裕恩的童年籠罩在憤怒與恐懼中……


不安的童年
一天,好友不跟他說話,直到裕恩追問才坦承:「我媽說你家很亂,跟你在一起會變壞!」裕恩這才意識到,原來自己的出身早已被貼上標籤。他埋怨上蒼:我到底做錯什麼?


初中時,裕恩開始逃學,在網咖認識一群也有著各自故事的兄弟,一拍即合的哥兒們一起翹課打混,世界頓時「精采」了起來!


一回上課,裕恩和同學私傳紙條,老師發現後一看,裡面竟是幾條香菸,氣得大吼:「不想上課就不要來!你不知道有多少老師和家長希望你被退學嗎?」接著轉頭跟其他鬧事的同學說:「你們跟裕恩不一樣,為什麼要跟著自甘墮落?」


大庭廣眾之下被掀開傷口的裕恩,憤恨不平:今天我會如此,就是因為你們這些人占走太多資源,讓貧苦之人無法翻身。待在學校也毫無展望,不如出去找尋另一條出路!


鐵窗少年
於是,裕恩跟著幫派大哥學「做大事」,毒品、討債、鬥毆樣樣來。已被經濟重擔壓得疲憊不堪的姑姑,見裕恩行徑越來越離譜,如何打罵也沒用,怕他闖下大禍,只得將他送進少年輔育院。


來到輔育院,裕恩常跟同學起衝突而被隔離訓誡。一天,他又被關禁閉,卻接獲有人來找他的消息。「父母吉凶未卜,姑姑也放棄了我,還有誰會在意我?」裕恩滿是疑惑。


此時,一個陌生女士走近他。裕恩翹著腿,想看她葫蘆裡賣什麼藥?沒想到,她面帶微笑,「我是你的輔導老師,叫我小惠姊就可以了。現在起由我和你單獨相處一段時間,只要你按時交日記,我絕不會打擾你。」裕恩心想只要寫寫日記,就可以得到短暫的自由便爽快答應。


一開始不知要寫什麼,就草草寫幾行,有時塗鴉了事,但每次小惠姊都在日記上用心回應、提問並鼓勵他,令他訝異:從小到大,沒有人肯正眼看我,但這素昧平生的大姊卻願意花時間在我身上……。


從0到1
「像我們這種人,生下來注定是場悲劇,妳何必白費力氣?」這天,裕恩調侃道。「因為我看出你有美好的特質。」小惠姊笑答,又玩味地問:「你覺得0.0001是大是小?」裕恩不假思索,「有那麼多零當然小啊!就跟我們一樣,人家有千有萬,我們只是渣滓!」


「沒錯!這數字很小,但仍有其價值。有人生來靠近1,有人靠近0,但小數點後的距離,是留給願意努力的人去改變的。」小惠姊溫柔而堅定地說:「以前,你做過許多『轟轟烈烈』的大事。現在,你有沒有能力把『小數點』往後移?」這一席話,讓裕恩頓時語塞。


輔育院的懇親日到了,這群鐵窗少年終能與久違的家人見面、相處一段時間。看到裕恩身後的小惠姊,姑姑忍不住聲淚俱下:「對不起,我們沒顧好這孩子,拜託您多多開導他……」裕恩第一次看到姑姑為他哭泣。「不,是我沒盡到父親的責任……」讓他更難置信的是,好久不見的父親竟也哽咽了!姑姑和小惠姊講起一家走過的風雨,裕恩靜靜地在旁思想:過往總覺得世界對不起自己,此時才意會最對不起自己的人竟是自己,自暴自棄傷害的正是眼前愛他的家人。


握緊拳頭的裕恩忍住淚水,一家人相聚於此,沒有責難,只有簡單問候。「如果大家都願意給你機會,你是否也該給自己一個機會?」懇親日結束後,小惠姊遞出一枝筆,上面刻著裕恩的名字和「0.0001」。


因愛有所擇
半年後從輔育院出來的裕恩,回首來時路,不禁感悟:看似一無所有,但只要還有0.0001,就有翻盤的機會!只要還有0.0001的愛,就有前進的指望!


人人皆有各自的故事與苦衷,或許曾被遺忘,卻不要因此放棄希望。未來雖有許多挑戰,但裕恩願重新出發,撥動生命的小數點,成為有能力回應愛的人,改寫自己的人生。

 

……因此,我們這些尋求祂庇護的人深受激勵,要抓住那擺在我們前面的盼望。─《聖經》希伯來書6章18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