盡在不言中

連假時,我下定決心與陳年舊貨說再見,汗流浹背的清出一件件家中的「老骨董」。我勢如破竹的征服每一個房間,沒多久陽台便堆滿好幾袋舊貨。這時,我瞥見母親彎身挑撿袋裡的東西,客廳已然堆起一落她「拯救」回的雜物。


「留這些『垃圾』在家做什麼?」我氣得把「垃圾」一件件往陽台丟去,「這鞋子發霉多年,留著給誰穿?」我怒不可遏,母親卻像寶貝似的不捨,母女倆拉扯僵持著。


突然間,我想起小時候,我抱著壞掉的玩具不肯丟,最後母親總順著我的溫柔。她眼裡映出我橫眉怒目的樣子,而媽媽則委曲得像個孩子,我的淚水不禁奪眶而出。我無法再看她的眼睛,便將視線轉到其他地方,她的眼角下垂、臉上皺紋、斑點遍布,她看起來遠比印象蒼老得多!她花白的頭髮刺痛了我的眼睛,我咽喉一陣酸澀,淚水不聽使喚的落下。


手臂一陣溫熱,是媽媽輕撫我的手臂,她將我抱在懷裡,我的視線一片模糊。媽媽也哭了,我們就這麼抱著、哭著,彷彿一世紀那麼久。這雙眼,曾被我占據大片時光,能讀懂我所有的心思;這佝僂的身子,過去為我遮風擋雨,至今仍將我抱在懷裡溫柔呵護。


此刻,內心有千百個對不起,和萬萬句:媽媽,謝謝妳,我真的很愛妳!

 

 

你要使父母歡喜, 使生你的快樂。 ─《聖經》箴言23章25節